迷韻亞

這裡是迷韻亞。
在寫文上非常任性地寫著自己想寫的,現實上卻時常許多事物束縛住的人。
很喜歡在自己的文後碎碎念,即使知道沒人要看(。
更新速度慢得非常悲劇,關注前請小心(?

若你無法被世界溫柔對待(上)

※有自創的人物出現

※雙向單戀設定,雖然太宰根本像明戀

※太宰生賀


  「孤兒院容不下你這種傢伙,死在荒郊野外就好了!」

  「都是你,都是因為你!」

  「趕快從這個世界上消失吧!」

 

  在床上睜開雙眼,夢中的惡言惡語依然像迴盪在耳邊般傷人,中島敦伸個懶腰,驅除夢到過去的不適感後,手機剛好響起。

  「喂?太宰先生,一大早有什麼……您在外面?」

  原本想說只是太宰治又自殺未遂想叫自己去救,沒想到居然站在自己的家門外,中島敦這時才完完全全清醒了。

  「敦君早安,睡得好嗎?」打開門,門外的青年笑的一臉輕浮,他伸出手輕輕摸了摸敦眼眶下方的微微黑影,「看來是沒怎麼睡好呢!」

  「沒有啦,太宰先生。」對那樣親近的動作有些無所適從,中島敦微微後退躲開觸碰自己的手指。

  注意到的太宰治也只是笑著將手放下,「敦君,要不要去約會呢?」

  那一瞬間,中島敦的腦袋一片空白,良久才好不容易擠出一句話:「可是太宰先生,我不是女性啊……」

  太宰治噗哧一聲笑出來,「開玩笑的啦,看你嚇得。」

  「太宰先生請不要捉弄我!」只是開玩笑的嗎……

  中島敦壓下心中的失落感,開口問道:「所以太宰先生有什麼事呢?」

  太宰收回笑容,一臉難得的嚴肅,「是任務喔,國木田君讓我來找你。」

  「啊好的,那麼太宰先生我先換個衣服,馬上就來。」說完,中島敦便低下頭,轉身進屋。

  目送著少年進屋的背影,太宰治又重新露出笑容,一個充滿惡作劇意味的笑容。

 

  「敦君真的很可愛啊!」

 

 

  「所以我說太宰先生,我們是要去哪呢?」換好衣服出來的中島敦還來不及說什麼話,便被太宰治一句跟我走打斷,直到走到街道上,才抓住空檔詢問。

  「聽國木田君說,是要去拜訪一位遭遇滅門案的孩子呢!」太宰治停下腳步,轉身面對少年說道,眼神有些複雜。

  「滅門……」聽見這個詞,純真的少年露出不敢置信的眼神,難以想像會有如此殘忍的行為。

  「是的吶,所以敦君我們快走吧。」

 

  詢問過接手這案件的員警後,得知那孩子正被單獨隔離著。

  「畢竟發生那樣的事,我不是不能理解啦,也不是不想幫助他。只不過完全沒辦法靠近他是要怎麼幫他啊!」被太宰治詢問的員警如是說,攤攤手神情無奈。

  「沒辦法靠近是?」

  「敦君,我們親眼看看就知道了,走吧。」中島敦望著沒有半點嘻笑神情的太宰治,心中微微騷動。

 

  啊……都這種時候覺得太宰先生好帥的我真是沒救了啊……

 

  「敦君?」

  「馬上來!」中島敦連忙甩掉令自己無比羞恥的想法,跟上了太宰治。而在前頭的那人卻在他沒看見的地方嘴角微微上揚。

  在前往那孩子待的房間途中,太宰治喚了聲:「敦君。」

  「嗯?」

  「你覺得……你要不要猜猜那孩子出了什麼問題呢?」

  「問題……?」聽到這話的中島敦低下頭思考著,如果只是普通的孩子,即使遭遇過非常殘忍的事件,那也無須請到武裝偵探社。既然還需要請到太宰先生,那大概是……

  「那個孩子,是異能者嗎?」

  「賓果,而且還是很難纏的異能呢!國木田君給我的資料上寫的。」太宰治彈了個響指,腳步停在一扇門前。

  「難纏的異……」中島敦抬起頭正想問,卻反應不及撞上前方人的背。

  「太宰先生你怎麼突然停下來啦!」

  「因為我們到了。」


tbc.

====

原本想說一次寫完的,但是果然不行啊

看看明天能不能努力寫完好了QAQ

太宰生日快樂!還有敦敦好可愛(無關


2016.6.19

评论 ( 5 )
热度 ( 31 )

© 迷韻亞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