迷韻亞

這裡是迷韻亞。
在寫文上非常任性地寫著自己想寫的,現實上卻時常許多事物束縛住的人。
很喜歡在自己的文後碎碎念,即使知道沒人要看(。
更新速度慢得非常悲劇,關注前請小心(?

即使如此

※年中松

※黑道設定


 

  「你最好老實交代啊,垃圾。」身著紫色襯衫的青年,扯扯自己已經鬆垮垮的領帶,對著躺在地板的男子說道。


  那名男子全身狼狽不堪,身上滿是塵土與血跡,卻只冷冷哼了一聲,不過微微顫抖的身體仍是暴露了他的動搖。


  聽到那聲冷哼,一松忍耐已久的不耐煩頓時爆發,一腳就將男子踢開,無視男子發出的痛喊,到一旁的椅子坐下。


  男子顫抖著,不知是疼痛還是害怕。不經意抬頭對上一松的眼,那之中隱藏的不屑與殺意令他有些心驚。



  打破這種情況的,是有人推門而入的聲音。


  「一松,審問還沒結束嗎?」來者是一名身穿深綠色襯衫,並在外面套上黑色西裝外套的青年。領帶繫得整齊,外套扣子也一顆不漏地扣好,手中的白手套更是不染一絲汙穢般潔白,深深給人一絲不苟的印象。


  「……抱歉,チョロ松兄さん。」一松站起身,看了男子一眼後便帶著些歉意向チョロ松說道。


  「是嗎……」チョロ松走到男子身前,推了推眼鏡。銀框眼鏡後的雙眸冰冷得讓人如墜寒冰,男子這時才真正感受到恐懼,而他聽到的下一句話,更是讓他驚懼不已。


  「不把你所知道的一切說出來的話,我會讓你嘗到更甚死亡的痛苦喔。」青年用著輕柔的語氣說著,但卻是沒有任何溫度的字句。

 


  一松看著チョロ松姿態優雅地坐在椅子上,僅僅只是眼神,便讓男子將情報一五一十說了出來,該說厲害嗎?這樣想著,一松專注地盯著チョロ松,不再看男子一眼。


  「一松?」得到自己想要的情報之後,チョロ松回頭看向似乎著迷地盯著他的一松,「已經結束了喔。」


  一松回過神,掃了一眼已經昏倒的男子,「啊,チョロ松兄さん果然很帥氣。」


  聞言,チョロ松用一種「你傻了吧」的眼神看了過去,只換得一松輕笑出聲。チョロ松無奈起身,向著門口走去。


「我果然最喜歡這樣的チョロ松兄さん了。」


  後方幽幽傳來聲音,チョロ松停下腳步,「你在說什麼啊?一松。」說著仍是出了門。一松也不惱,只是跟在後方。


  喜歡,那副冰冷不近人情的樣子。喜歡,對著我又變得無比溫柔。好喜歡。


  加大腳步追上前方的人,一松直接伸手抱住他,「喜歡チョロ松兄さん。」


  「我知道。」感覺抱著的人似乎微不可聞嘆了口氣,一松稍微鬆開手,讓チョロ松轉過身。


  チョロ松褪去手套,手覆上一松有些凌亂的頭摸了摸,「不要在我剛審問完人時告白啊,你是想要我怎麼回答。而且『這樣的我』是怎樣啊,想讓我S你嗎?」


  「還蠻想的。」


  「喂!」


  這次,換チョロ松主動抱住一松,「你是不一樣的,一松。」


  我的溫情只對你一個人,所以……不需要反覆確認我的心意。

 

  「我喜歡你。」

 

 

====

糟糕,到最後完全不知道在寫什麼啊(抱頭

 

其實昨天就寫好大概,但是想說今天再來修,然後把火村英生的推理追完就忘了寫的感覺了!

 

不過愛麗絲真的好萌啊////

 

一直想不到名字,所以取了意味不明名字真是不好意思。

 

最後,讓我為整個三月都沒更新道歉(跪)還有祝大家年中日快樂!

 

嗯?你問我吃的不是速度嗎?我沒說過我主食速度,但Allチョロ松我都吃嗎(沒有

 

2016.4.3


评论 ( 6 )
热度 ( 16 )

© 迷韻亞 | Powered by LOFTER